身心科醫師在緊急救護醫療之角色 

新聞上如火如荼的傳送關於207的花蓮大地震相關新聞,搜救隊和醫療單位也開始動員。自從921地震後,政府注意到天災後及時啟動緊急醫療救護隊的需要,故從隔年於北部和南部各成立「國家級緊急醫療救護隊」(簡稱DMAT)。除了整合各大醫療院所的醫護人力外,並有急診醫學會、外傷醫學會及急救加護醫學會作為背後的支持。醫療執行的層次有內、外、小兒、急診專科醫師及護理人員負責,都需具有急救認證並備有手提式的各種儀器、甚至帳篷、擔架、手術燈等,是一個名符其實的「移動式野戰醫院」。但美中不足的是唯獨欠缺身心科醫師的加入。

這不免讓我想起以前在急診室會診身心科的個案。

「醫師,我胸悶悶的、手一直抖、吸不到空氣。」個案抓著我的手顫抖的說。那天我剛好值班,的確台中當時發生了小地震,雖然不大,一般人覺得只是晃一下,但足以讓個案勾起921地震的恐怖回憶。

個案是一個921地震的受災戶,雖然當時已時隔快十年,但每次只要些微地震或是看到相關地震的新聞,個案恐慌的症狀就如洪水猛獸般出現。

「創傷後症候群」超過六個月未痊癒,就稱為「慢性創傷後症候群」。但有的個案不一定在急性期發現狀況,有些會延遲到一兩年後發作的也不少見。通常身心科醫師會建議以藥物、心理治療或動眼減敏重整療法(EMDR)。但慢性的患者,除了治癒比急性的患者需要更長的時間,且影響患者身心狀況甚鉅,有的會伴隨憂鬱情緒發生。所以如能在第一時間篩檢發現可能的狀況,並予以心理建設,可大大減少此類疾患演變成慢性的可能。

故在「八仙塵暴」後,衛福部即令醫療單位在收治病患後,一方面搶救患者身體狀況,另一方面也啟動身心科醫師照會,並定期回報進度給衛服部,同時且在第一時間減少患者及家屬的恐懼,也間接幫助患者提升接受治療的配合度。

有鑒於此,這次在各個緊急醫療救護隊啟動的同時,身心科醫師群組已自發性的在臉書上統計可供應支援此次地震的協助醫師。若患者有出現恐慌發作、急性壓力適應障礙或失眠、焦慮等症狀,建議主動尋求身心科診所協助。

文心診所

王圓媛醫師 107.02.14

FB專頁-在你我之間發生的事

旅行青蛙

最近旅行青蛙的app從中國風行到台灣,網路上大家都在展示自己的旅蛙到哪裡玩,寄了什麼明信片,交了什麼朋友,在家做了什麼事。最近有些人討論和分析的旅蛙為什麼夯的原因,有的談到「育兒經」、有的分析可能是「分離焦慮」,甚至還牽扯到「強迫症」等等的看法。但此手遊號稱是「療癒系」,也許無法解釋之前的分析。在醫學上的身心科解讀,「療癒系」就是可以讓人放鬆,感到舒服,釋放壓力的名詞。如果這種遊戲反而造成心理內疚、焦慮自己的蛙兒怎麼沒回家或怎麼一直宅在家、怎麼沒朋友,那何稱得上有療癒效果。所以如果一種遊戲能抒發壓抑在潛意識的慾望,讓人感到輕鬆,才能達到療癒的效果。

那什麼是人類壓抑,卻不自知的慾望?也許這遊戲有部分滿足人類「偷窺」的慾望。蛙爸蛙媽們養蛙兒,給牠們備足了所需的東西,要不是看牠在家幹什麼,就是看牠出去哪旅行(而且旅行的明信片都不是蛙兒自己照的)。但這種手遊就是無法與蛙兒對話,也就符合「偷窺」的本質。

早在11世紀初,就有Godiva夫人為了爭取丈夫減免克民眾的重稅,寧願跟丈夫達成協議,長髮垂身裸身騎馬繞城,但丈夫規定城民一率關緊窗戶不能偷看。但就有個裁縫師Tom按耐不住,靜悄悄偷偷的打開窗戶看。這就成為偷窺狂(Peeping Tom)這一詞的由來。一直到後來的藝術作品,如電影「楚門的世界」,電視劇的「真人秀」和八卦周刊跟拍的「狗仔隊」,其實就是滿足人性「偷窺」的慾望。「偷窺」除了滿足慾望外,也是人類求生的本能。打仗時,敵對的軍營互相派探子就是最好的例證。不論是以上各種情況,最重要的條件就是不能出聲、不能與之溝通,這跟「旅行青蛙」的手遊不謀而合。

所以這款手遊這麼夯的原因,也許是滿足了人類天生的慾望和求生的本能。但因為平時壓抑在潛意識中而無法得知,藉此旅行青蛙填補了人類最基本的需求和渴望。

文心診所

王圓媛醫師 107.02.14

FB專頁-在你我之間發生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