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福與快樂的迷思與真相

 「性」福與快樂的迷思與真相

文榮光醫師
私立高雄仁愛之家
附設慈惠醫院院長
2006.01.19

快樂的人比不快樂的人更懂得付出愛與寬恕。
快樂來自內心的力量,而非由外界的事務所左右。
我相信經由心智的訓練,快樂是可以追求得到的。 

~達賴喇嘛 1999~

 

研究報告顯示:對那些在情感與行為上慈悲為懷、樂善好施者(即利他主義者)而言,統計學上,其幸福、快樂、健康與長壽之間存有強烈的相關性,其「性」福亦然。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Behavioral Medicine. 12(2):66-77,2005

 

世界性權宣言:
性自由權   性情感表達權  性自主權  性求知權  性受教育權
性愉悅權   性社交權  生育自主權  性隱私權  性平等權  性健康權

人生的目的在追求幸福與快樂。另一種說法是,人生的目的在追求親密的關係。從童話故事到宗教大師的經典,莫不肯定這種價值觀。人類多數人的行為趨勢也是選擇這種價值。畢竟,相信幸福與快樂是命運使然的結果,是一種天大的迷思。人生的真實是無常與不美滿的,所以幸福與快樂成為人們的夢想與希望。

幸福與快樂須經過學習與鍛鍊而享有。換一個別字的「性」福則更須修養練習才能體會其完全的樂趣。因為性事屬於人生的陰暗面私密世界,更容易竉罩在重重迷思與禁忌之中,也更容易被濫用與忽略而產生不「性」(不幸)症候群。諸如現代社會許多關於性愛、婚姻、家庭、與社會的問題,都直接間接和不「性」福有關。例如,性功能障礙、不孕症,無性婚姻、離婚、分居、與外遇,異國婚姻等問題。

至於與「不快樂」直接間接相關的問題(可說是「不樂症候群」),則要算當今社會流行的憂鬱症與自殺事件最為嚴重了。

不「性」福和不快樂的原因是多重因素交互作用而成的。這些原因有負向也有正向,有建設也有破壞,有實有虛,也有陽有陰。其關鍵在於人與人之間(社會),人與自己(心理),人與自然(生物)關係的強弱的好壞如何。這種關係理論運用在追求內心世界和諧與均衡境界的學問與修行功夫上,可回饋到關係圈裡相互依存共生關係體的自我與他人。共生關係的質量如果正向堅強則支持力與抗壓力強,較有利於「性」福與快樂的享有。反之,則不然。

瞭解性福與快樂的形成機轉之後,進一步讓我們從「正向」心理學(positive psychology)、精神醫學、禪學、與「心」學的原理與方法學習如何破除迷思,改變習慣,調適自我、修心養性,助人助己抗鬱解憂,進而愛己及人,享受性福與快樂的人生。最後,請別忘了,追求性福與快樂是人類的基本人權。

性的問題,大多是情的問題

上海星期日新聞晨報記者  謝嵐採訪報導2011.10.30

專訪台灣地區婚姻與性治療專家文榮光

性的問題,大多是情的問題

  上周,八位讀者向我們敞開心扉,講述了他們在婚姻和情欲上的深深困擾。無論男女,大家都在“強忍”,強忍著欲望,強忍著疼痛。

  真讓人難過。

  我曾在美國《紐約時報》上看過的一則商品廣告:提高夫妻性生活質量的DVD。當時我很好奇,《紐約時報》是美國最有影響力的嚴肅大報,大牌廣告不少,卻也刊登‘’性廣告”?

  然後,我上他們網站去了解了下,發現這些DVD一點都不“黃色”,而是大方、專業地指導中老年夫妻如何接受性能力變化的事實,如何學習性技巧,提高性愉悅,從而增進情感和身心健康。

  進而我還搜索到,美國有大量的婚姻-性治療機構,有些是收費的心理診所,有些是免費的公益機構。

  做《中年人的情欲世界》系列報道時,我常常會想起這個廣告:如果我們的生活中也有這些產品,這些服務,大家承受的痛苦和迷茫會減輕的吧?

  採訪學者何春蕤的時候,我提到了這個感受,第二天,她立刻發了封電郵,向我介紹了一個人:

  文榮光,婚姻-性治療專家,他有自己的診所,也在大學這方面的課程訓練。

  於是,我採訪了他。

文榮光的診所在高雄,“招牌”業務是“性治療”。採訪開始之前,他特地發了一篇文章給我,讓我了解什麼是”性治療”。

  這篇文章讓我明白文醫生到底是幹嘛的:前來求珍的患者遇到了不同程度的性功能障礙,比如性欲冷淡,性交疼痛,勃起乏力……看起來都是具體的生理問題,但文醫生不用藥物,而是用社會心理學的方法,並且他鼓勵和要求患者和伴侣一起來,因為“性的問題,大多是情的問題。”

星期日:我腦子裡有這麼一幅圖景:你坐在辦公桌後面,面前是一對對各受困擾的夫妻,能談談他們嗎?你從他們身上看到了什麼?

文榮光:我不可以透露病人的隱私,所以不能和你說得很具體,不過,”我能說的是,他們中不少發生了婚外情,但仍然想挽回,想維系家庭。

星期日:我是否可以理解,婚外情是台灣中年人情慾困擾的一個重要表現?

文榮光:是啊,台灣的離婚率一直上升,目前十對裡就有四對離婚,這個比例已經接近美國了。中年人的情慾同題,其實是情的挑戰比較大。婚外情,包括婚外性不見得是純粹的性發泄,而是在婚內沒有得到好的情愛,向外尋找貼心的感情。

星期日:看起來大陸和台灣地區的情況是有些不一樣。從我們這次報道的情況來看,“無性”或者說“缺性”婚姻比較多,不少人心裡有嚮往,但仍停留在婚姻裡,承受著情和慾的困局。

文榮光:大陸那邊的情況我不是很清楚,不過,我覺得無論是婚外情,還是無性婚姻,其實中年人的情慾問題都折射了中年危機。

星期日:不僅僅是情和性的同題?

文榮光:中年危機常常表現為憂鬱、焦慮、外遇、婚變,小孩成年離家後的空巢症候,但這背後其實是自我價值的顯現。我們在很長時間裡,都是為別人而活的,為父母,為子女,而到了人生的後半程,自我需要出來了,開始認識到為己而活。比如婚姻,當初可能是為了遷就他人的價值觀做出的選擇,比如父母的要求,門當戶對的社會習俗等,不見得是出于自己的意願。到了中年,小孩大了,不再是隱忍的借口,又接近老年,空虛和害怕會令人重新反思自己的婚姻,但同時,人們又需要傳統的家庭價值現,性方面的問題是不講的,家醜不可外揚,逆來順受。

星期日:是的。文醫生,你願意花些時間讀讀我們的報道,從你的專業角度淡談你的看法嗎?

文榮光:好的,看了個案再說。(晨報記者把10月23日“中年人的情欲世界”系列報道之二《情嶽和8位讀者關於中年性生活的訪談》的網絡版鏈接發給了文醫生,並選擇了《有時候覺得做愛是傷害了她》、《先親我,然後再碰我》、《我偏要做點“壞事”給你們看》三篇訪談讓文醫生談一談。幾天後,文榮光說發來了電郵,表示最近他的預約非常滿,但仍願意簡單地做些評估。“評估”是他的常用語,因為在他的治療過程中,有個非常重要的環節,不是檢查患者的身體,而是用一套心理學的方法“評估”來問診伴侣的親密關系。

星期日:第一案例,“陳先生的妻子已經兩年拒絕和他過沒有性生活,天天睡在一張床上,各睡各的,有時陳先生會生氣,在妻子身邊自慰,但妻子無動於衷。面對這種局面,一方面他很苦悶,一方面又很愛惜家庭和婚姻,不願意離婚,或者在婚外尋找性伴侣。”文醫生,你看到了什麼?

文榮光:這今案例這是苦悶丈夫的獨白,但缺乏另一半的文本,難以了解問題全貌。婚姻內性生活是兩人的事,雙方皆有問題,雙方同時受苦。夫妻關系不和諧是問題的根源,背後牽扯雙方家庭背景及社會對婚姻與性關系的制約,所以導致夫妻關系障礙,進而導致了愛情障礙,最後導致了性欲障礙。從本案例可見,夫妻雙方的個人價值(包含情與歡),受制于(社會家庭)關系價值,因而壓抑與受苦。但是遺憾的是,雙方諱疾忌醫,處於冷戰之中,苦不堪言。

星期日:第二半呢(《先親我,然後再碰我》)?這位女士說,性生活對她來說簡直就是惡夢,每次都覺得很痛,很痛苦。她甚至希望丈夫早些沒有需求,這樣她就可以平靜了。但同時,她會做性夢,她自己也知道那是因為自己性需求沒有被滿足。她渴望親吻,愛撫,前戲,但一個都沒得到。

文榮光:這對夫妻之間有性缺愛。夫妻之間溝通有障礙,特別是親密關系溝通與性溝通。妻子已經發生性功能障礙,屬于“性欲望缺乏症”,原因類似“愛情貧血症”。他們其實是有些具體的改進可以去做的。妻子說每次都很疼,有心理的因素,也可能有生理原因。丈夫可以陪她一起去看婦科或者性門診,現在討女性的性交疼痛,醫學界已經有很多研究了。

星期日:第三例中55歲的周女士說,做人蠻吃力的,很多夫妻已經沒有感情了,只是相伴到老而已,是做給子女的,逢年過節的時候親戚朋友看到,說挺好的,我們似乎從外人的評說中得到一些滿足,其實都是在作假,都是謊言。她坦率地說,她有過多次婚外情,但又困惑,似乎有了性行為後,男人又看輕她了,她對夫妻關系已經不指望了,但仍渴望好的關系。你怎麼看她的狀態?

文榮光:缺乏愛與性的婚姻,不得離婚的婚外情。周女士的案例道盡保守社會價值觀,對個人性愛與情欲的制約。這位中年女性追求真愛與性福的純真與勇氣,令人激賞與肯定。

[採訪後記]

情欲問題,不是或者我們的事

記者向文醫生:對於這幾位讀者的處境,你有什麼專業上的建議?文醫生的回答幾乎都是一樣的:尋找專業的心理(生理)機構,做“伴侣配對治療”或者個別治療。我進而問道,如果上海目前還沒有成熟的的婚姻-性治療機構,又該怎麼辦呢?文醫生沉默了一會,表示無法回答。

其實,他知道,這個答案是很困難的。

1970年代,美國的馬斯特與瓊森夫婦成功地開創“性治療”的方法,改變了長期以來從生理角度治療性功能障礙的模式,逐漸成為美國性醫學的主流地位。1976年,經過台大青壯派醫師的努力,這個訴求社會心理的新興性醫學得以廣為散播,而且是通過專業醫師的具名發言,不像1950、1960年代,只用筆名,含蓄而零星在半色情刊物介紹點西方性研究。1981年,文榮光主持召開了“性與精神醫學”專題討論會,邁出了“性治療”的重要一步。

不過,當時醫生雖然對性醫學認識大有進步,但仍停留在“性器官”上,大部份的醫療都只是男泌尿科醫師看男病人而已。1980年代初,文榮光發現無法真正進行美國式的伴侣配對治療,因為當時自己診所的女助理,來看病的男士的太太都不願配合o

所幸,經這台灣醫療界、性教育協會、基金會、和大學研究所的不斷努力與拉拔,漸漸有較多護理師、心理師、臨床心理師性治療產生興趣,携手合作。到1990年代,“伴侣配對治療”開始被廣泛地接受。文榮光說,1998年那年,他診所的女治療師離職,結果看病的人數明顯下降。可見當時,一般病患已經相當認同“伴侣配對治療”了。

  台灣這段“性治療”發展脈絡證明,情欲問題,真的不是“我”或者 “我們”的事。

 

台灣性治療的演變與展望

台灣性教育學會創會20週年學術研討會-
台灣性教育回顧與前瞻100.05.28

 台灣性治療的演變與展望

 文榮光院長 

  當我們座談這個題目時,首先我想推薦清華大學歷史研究所傅大為教授在2005年所著的史學專書:「亞細亞的新身體:性別、醫療、與近代台灣」。該書第六章「威而剛與泌尿科的男性身體觀」與第七章「世紀末性與身體爭議再起」,對台灣性學與性治療的發展史料做了很傑出的詮釋與論述,很值得大家參閱。

  唯該書的關切重點畢竟在性功能障礙的醫療科技化問題與性別差異議題,相對地,對於性治療本身的相關理論與技術議題,及其與性醫療(或性醫學)的區別發展則較少論述。若依國際文獻的共識,「性治療」的定義是指針對性功能障礙所做非藥物的社會心理治療。其起源是1970年代美國馬斯特與瓊森夫婦所創用的行為治療學派。後來經過泌尿科、婦產科、與精神科醫師等,及護理師、心理科、諮商師等專業人士,教學研究傳承發揚光大,如今已成為一種特殊治療專業。然而,在威而剛問世近十多年來,性醫療與性醫學快速蓬勃發展,泌尿科醫師等倚重生物醫學科技的醫療界很快成立男性學醫學會,並推展勃起功能障礙諮詢暨訓練委員會。於是,台灣本來就廖廖可數的性治療專業方案與性醫療的產業漸行漸遠,似乎難以為繼。

  所幸,經由南北少數醫學中心性治療特別門診、台灣性教育協會、及樹德科技大學人類性學研究所的不斷努力與拉拔,漸漸有較多護理師、諮商心理師、與臨床心理師對性諮商與性治療產生興趣,且兩者有合作發展攜手共進之勢。另一方面,在婦科鄭丞傑醫師的領導之下,他的團隊對婦女的性功能障礙的性治療已頗具成效,且在國際學界上獲得肯定。這是後威而剛時代珍惜性別平等價值的可喜現象。

  當前性醫學與性醫療已成為性功能障礙治療的主流,性治療勢必將和性醫療分工合作。台灣性治療的未來展望和全球化的主流越勢是和鳴共振的。其一是生物醫學(含中西醫)與社會心理人文學界(含網路e)有科際整合團隊合作的發展趨勢,而類似多元化整合門診的方案將逐漸興起。其二是,性治療不再只強調行為治療取向,而是各種社會心理學派多元整合運用的治療模式,特別兼顧伴侶關係的評估與治療。其三是,性治療師執照的檢定與認證制度的設置目前仍有爭議,時機尚未成熟。性治療專業的未來發展須避免陷入邊緣化的困境,而須努力朝向精緻專業化邁進。

「做愛做的事」對健康好處多多

「做愛做的事」對健康好處多多

參加雪梨世界性健康學會心得
文榮光 96.05.21

  在眾多世界級的學術研討會中,世界性健康學會(World Association for Sexology,簡稱WAS)是相對冷門稀罕的小會。結合性學相關科學、醫學、性教育、諮商與治療學的各界專業人士而成的WAS大會,今年4月15日到20日為期六天在澳洲雪梨舉行的大會已是第十八屆。每兩年一次,算起來已有34年歷史。 與會人數多則七、八百人左右,少則四、五百人,來自二、三十個國家,且以歐美佔有八成,亞洲國家以印度、台、日、韓、泰國、香港與新加坡為主,算是陪襯少數。筆者在過去十六年來,大約參加過世界性學會有六次之多,會議城市有橫濱、瓦倫西亞、香港、巴黎、蒙特婁及雪梨。

  這種會議對相對保守含蓄,且資源很有限的亞洲國家來說,其實利害關係並不大,因此參加的人數總是寥寥可數,來自台灣參加次數最多的是筆者和台灣師大的晏涵文教授。其他的華人熟面孔有來自香港的吳敏倫教授、上海的劉達臨教授、北京的胡佩誠教授、以及樹德科大的林燕卿教授。反觀歐美國家加上大英國協澳洲的學者對這種學問總是「熱情不減」,他們的性學歷經一百多年的發展,如今已是一門重要而獨特的科學。從一開始即以「性是人權」為口號,以學術研究報告為全世界受歧視與濫用的性少數族群,例如同性戀,雙性戀,性別歧視受害者,心性障礙患者等等發聲爭取人權。奮鬥多年之後,最近幾年更進一步獲得世界衛生組織WHO的認可,將性健康列為人類健康(衛生)的基本條件之一。兩年前世界性學會在蒙特婁大會中決定將性學(Sexology)改名為性健康(Sexual Health),意即世界性健康學會。於是,追求「性健康是人類的基本人權」變成WAS的最新口號。

  根據歐美學者的共識,性健康(Sexual health)是「個人」(person)關於性性(sexuality)的行為、價值觀、情感合乎個人人格理論與「自己」(self)的定義,且植根於正確的知識、個人自覺、與自我接受。性健康涉及個人有能力和伴侶親密、坦白溝通性需求與慾望,有性功能(慾望、興奮、與性滿足),能自主與負責地行為,以及設立適當的性界線。此外,性健康具有公共面向,不僅自我接受與尊重,同時也尊重與珍惜個別差異;以及對個人性文化的歸屬認同感。性健康包括,自尊、自信、以及免於性功能障礙、性傳染病、性侵害與騷擾的自由。性健康確認性性(Sexuality)是正面力量、提升人生的其他層面。從文化人類學的角度來看,前述定義的核心價值是以「個人」主義為取向的。若全盤應用在台灣以「關係」主義為取向的文化脈絡中,勢必引發許多爭議與難題。在本土環境中,性健康的定義對多數人而言,並非「個人己」(Individual self)所能界定,而往往是「關係己」(Relational self)做主的。過去十年來,台灣雖然已將「性自主」的個人主義人權價值理念搬上臺面(陽面),成為國家的主流價值,從司法到教育,到家庭已成為我們現實生活的一部份。不過,實際上,在非主流的隱私領域(陰面),性仍然難以自主。愛情、性慾、婚姻、親密關係等,仍然難以理智駕馭。

  這次在雪梨的大會來自二十多國家,大約六七百人與會。從涵蓋全方位的學術節目與現場熱絡氣氛看來,這是一場豐盛成功的會議。主辦單位特別突顯性對健康的好處。為了證實所言不虛,大會邀請國際上從事相關研究有成的傑出學者提出實證數據與資料,尤其是來自實驗室的研究報告,包括動物(老鼠)實驗、腦部動態PET(正子放射掃描),神經內分泌學與生理學以及臨床流行病學等。這些學者針對男女性高潮,性交頻率、睪丸激素的功能以及各項健康指標的關係等課題作簡報。最令人欣喜的結論是,好的性(愛)對健康好處多多。不僅心臟病、憂鬱症與癌症相對較少,而且免疫力與抗壓力較強,壽命也較長。至於好的性(愛)的具體定義就是性高潮的歡愉享受。

  近年來性學界依實證科學與醫學的要求所整理出來的結果有以上的發現,筆者感觸良多。因為這些發現和中國古代陰陽學或房中術所提倡的「滋陰補陽」與「延年益壽」理論不謀而合。看樣子,亞洲國家的性學發展若想「更上一層樓」,勢須採行科學實證主義,多做學術研究才可。

  筆者另有其他重要心得如下:

  一、在追求性健康、快樂、自由、平等、與人權的理想目標時,與會的學者專家們,不管是價值觀較為保守的教育學者,或是較為自由激進的性少數族群的愛護者,基本上都具有一項共識:那就是尊重每一個人自主價值的人道主義以及有責任感的自由主義。因此,個人的性行為倫理價值與他人或群體的倫理價值須同時受尊重與兼顧。然而,這種個人主義取向的價值觀若推展到亞洲以群體主義或關係主義取向的文化脈絡中,將邁過嚴重挑戰。

  二、性治療的對象包括殘障、鰥寡、孤獨、缺乏性伴侶的患者,在特定的條件下,雇用替身(surrogate),來執行性治療的「家庭作業」是有必要的嗎?這是性學會的辯論議題之一,辯論結果是過半數與會者舉手贊成。這是有趣而值得深思玩味的。

  三、其他辯論議題之一:婚姻是最佳的關係型式?其實見仁見智,不見得如此。性與關係是這十年來的熱門重要議題。性生活的滿足與否和婚姻或伴侶關係密切。在威而剛等有效的陽萎(勃起障礙)治療藥物發明之後,如今性功能障礙治療上的挑戰主戰場已不再是器質病因的消除,而是在改善性伴侶關係的領域上。也因為影響伴侶之間親密關係及其心性反應的因素複雜多端,不易掌握與處理,因此這類因關係問題而引起的性功能障礙,更需要性諮商與治療專家來醫治。

  四、其他辯論議題還有:性教育是否「只教(婚前)禁慾」?顯然這是在突顯當前美國保守主義性教育政策失敗的事實,該政策忽視安全與健康性教育的重要性,導致美國青少年懷孕、墮胎、以及性病(包括感染愛滋病原HIV)等流行病學數據皆高於西歐或北歐國家,後者實施的性教育是以性健康為核心價值,以預防危險性行為為訴求的政策。

  五、這次會議還有一個值得我們注意參考的節目。那就是日本性教育學會現任理事長Junsuke Hara率領一組學者,舉辦一項專題討論會。主題是:日本青年性行為全國調查報告。那是從1974年前起,大約每隔六年,針對大學與高中生的全國抽樣研究成果。樣本數大約從5000到8000左右。最近的一次調查是在2005 年。從該研究報告可發現在保守含蓄的日本文化脈絡中,青年(含青少年)的婚前性行為仍節節高昇(就大學生樣本而言,在2005年的性交發生率:男性為63%;女性為62%)。危險與不負責任的性行為發生率也逐漸增加,特別是未接受學校性教育課程的青年學生。有趣的是,對性愛的價值取向仍存在明顯的性別差異:女學生較嚮往「純潔的愛」,而男學生則較在乎「性趣」。女生較喜歡閱讀漫畫書,並從中獲得學校書本以外的性知識;而男生較喜歡觀賞色情媒體,並從中獲得性知識。

  相對而言,日本的學校性教育做得很不夠,而且反對性教育的阻力也很強。因此,日本的專家呼籲國際社會加強推展性教育,以增進青少年未來的健康與幸福。日本的經驗和我們台灣的情況相似,值得借鏡。

  良好的性愛生活對健康好處多多。性健康的指標已成為先進國家衡量國民總體健康、人權、與幸福程度的條件。近十年來,精神障礙患者的性問題、性功能障礙、及性人權也受到重視。不僅WAS關切他們的性生活品質,而且世界精神醫學會也有專題討論這項議題。回想慈惠醫院害羞的病友,有時向院長申訴說,有性問題該怎麼辦?或者護理長們有時反映,病房內發生性騷擾,甚至性侵害的行為問題該怎麼辦?為此,本院將規劃精障病友的性教育課程。本院和樹德科大人類性學研究所合作,在本院門診區設立的「性治療與諮商中心」及其「性健康特約門診」,也將加強教學研究與服務。

  但願人人都能享受性健康的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