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發堂悲劇的啟示:誰來保護精障者人權?  

 

文榮光 醫師

高雄文心診所 院長

jkw67687@ms5.hinet.net 2018.01.23

        2017年12月龍發堂事件再度爆發,在該機構內多位患者受阿米巴及肺結核群聚感染,經高市衛生局依法宣告為傳染病疫區。更嚴重的是,衛生局人員發現該機構8年內有97住民死亡;平均年齡為56歲。其死亡率之高,死亡年齡之低,及半數以上死因乃可治之疾病或傷害等,皆顯示患者未獲得適當醫療照護。早在1984年,筆者等在該機構內所做的研究,也有類似的發現。龍發堂多年來排斥專業醫療,管理上未能合法化,缺乏防疫設施,導致疫情爆發,以及患者「死於非命」的悲劇。

南非也有類似的悲劇報導

根據經濟學人雜誌(13 th-19 th 2018)報導,2015年在南非爆發Life Esidimeni 醜聞與悲劇,至今已有143名精神病患,因未獲得適當的醫療照護而死於非命(含飢餓,脫水,失溫等非自然死因)。他們是被政府下令,被迫從Life Esidimeni 療養院出院,轉送到多處不合格養護所的1,300名病患的一部分。南非的例子則反映政府官僚體系的腐敗及糟蹋病患人權的惡行。

在民主法治國家(台灣與南非都是),若政府有關體系忽視病患人權,未能阻止悲劇發生,必然引起社會輿論與國際媒體的撻伐。患者主體(Subject)及其自我(self)(自由意志為代表),在全控機構內被殘害與腐化,逐漸變成麻木不仁、退化無助者。這是高夫曼早在半世紀前(1961)就在「精神病院」那本經典著作已論述,且震撼世人,引發後續歐美先進國家推動去機構化運動:大量釋放大型療養院的住院病患,同時發展社區精神醫療及心理衞生(或稱精神健康)體系。目前仍在積極推動的重要活動為社會教育:反汚名及保障病患人權。

去機構化的前途多艱

視而不見,法而不治?幾年前,在高雄市曾有社工及護理人員熱心者成立「視而不見」民間團體,努力要幫助精障病友享有一點人權與自主的待遇。但資源有限,且我們的社會大體上真的視而不見,不久之後就解散了。台灣的康復之友聯盟的故事大致上也遭遇類似的困境,目前仍在「得過且過」當中。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報告(WHO:Mental Health Atlas 2014),高所得國家較中低所得國家較能落實「去機構化」政策。但即使已制定有先進開明、重視病患人權的精神衛生法規的高所得國家,例如日本和臺灣等,仍很難落實去機構化政策。日本有位武見太郎醫師在半世紀前(1968),曾寫書批評日本的諸多療養院「乃畜牧業也。」 一方面是既得利益體系難以破解,另一方面是傳統家庭結構瓦解,已無力負擔在家照顧患者的任務。同時為了社會安全的顧慮及汚名排斥作用,使去機構化遲滯難行,而病患的主體性與人權,難得有人去正視。

然而,社會大眾,還有媒體始終對龍發堂的悲劇不會「視而不見」,因為她的存在是我們社會的痛,是國家政府體制的不良印記,也是汚名。我們的許多家長與社會大眾,甘願把生病的患者託付給,非醫療專業人員及非法的機構去照顧,而不信任政府體制內的醫療衛生體系,這是非常遺憾的事。而且,近三十年來,我們已有精神衞生法與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法,政府已投入鉅大預算(納稅人的錢)建設現代化的療養院及精神醫療設施,但並未能,也無法用在龍發堂。同時全民健保也已實行二十多年,為什麼龍發堂的患者仍得不到該有的人權照顧? 過去政府有所不為,視而不見,有法而不治,以致拖延至今悲劇仍未落幕。這不是公平正義的事,這又是非常遺憾的事。

醫療的歸醫療,宗教的歸宗教

全民的政府宜概括承受,從中央到地方,接收龍發堂的現有病患,妥善醫療、復健、照護、或安置。將來若能回歸社會成為自由人,將是令人按讚喝采的美事。而醫療的歸醫療,宗教的歸宗教。讓該堂出家人回歸其宗教本業,也是功德一件。

其實機構化的現象在今日世界中,相關研究已發現它從半世紀前界定為有形的監禁體系,發展到無形的管控體系,如限制患者自主的法規制度等,也存在於醫療者與病人,或其他類似的威權者與承服者之間的不平等利害關係之中。此外,患者本人的意願與調適如何,也是界定機構化程度的指標。因此,過去或現在許多醫療院所被龍發堂患者家屬或信眾所詬病或排斥,可能與其潛在的,有形或無形的,機構化現象有關。若想再深入瞭解真相如何,將是工程浩大的事。

將來若要預防類似的悲劇重演,政府與社會大眾須正視精神醫療與社區精神健康問題,調整國家衛生預算,增加一點到精神衛生,特別是社區精神醫療與復健設施,及社區健康教育上。健保給付分配也應加強在這些相關部分。要想預防及減少像鄭捷、或「小燈泡」、或恐怖情人等等重大社會悲劇的發生,並促進社會安全,也應如此。精障患者的人權長久以來慘遭剝奪忽視,龍發堂萛是歷史共業的悲劇,患者他們也需要我們國家給予轉型正義的彌補對待。不是嗎?

本人1月23日趕去台北參加「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新書發表會,感到欣慰。這本近600頁的書,編輯了十多位法學社教界專家學者,三年來辛苦寫成的文章。內容包括聯合國大會通過,鼓勵世界各國推行的公約。對於身心障礙者的各項人權的保障條文,可說應有盡有,是先進文明國家、民主法治社會該享有的標準。身心障礙者的福音!?

看來令人欣喜稱羨,實在是患者的福音。然而就精障患者而言,他們是弱勢中的弱勢 (被汙名化程度比身體障礙者更甚),這些公約能落實有效執行的時間,可能需20-30年,換句話說,大約要一個世代。就龍發堂病患而言,自精神衛生法公布以來,他們的人權至今並未獲得落實保障。期待我們國家社會大眾,共同努力吧。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