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精神健康不算健康

本文摘自「心病心醫-送一朵玫瑰給精障朋友」一書
由財團法人火鳳凰文教基金會出版2005

沒有精神健康不算健康

  去年十月,世界精神健康聯盟組織在每年一度的世界精神健康日呼籲;There is no health without mental health!意即「真正的健康不可缺少精神健康!」過去一年世界各地頻傳的天災人禍與恐怖暴行所引起的創傷壓力持續不斷地危害社會、社區、家庭與個人的健康與幸福。整體看來,全球的精神健康水準不但未見提升,反而有下降趨勢。好比地球的暖化温室效應已達「危險」的程度一般,世界各國民眾的憂鬱症盛行率普遍增加,也嚴重威脅著人類的身心健康。

  當一個人生病時,往往才體會健康的重要;當一個家庭或團體失去一個成員時,往往才知道死別的哀痛;再者,當一個人大難不死或死去活來時,往往才知道生命的可貴。雖然現代的醫學、公共衛生學、或健康管理學等,早已從消極的診斷治療進展到積極的預防保健層次。但可悲的是,今天我們仍然三不五時看到某些可以預防的不健康、不衛生的不幸事件發生,而且是精神不健康的例子較多。例如,邱小妹事件中,罪魁禍首是家庭暴力的加害者,其實就是一位酒精濫用、精神不健康的病人。而她遭受雙重不幸,變成人球,以致失救死亡的悲劇,則暴露健康管理體系的缺失。若廣義言之,這也是醫療與醫政體系的「精神障礙」;因為,這些體系的醫療照護體質與功能是「健全的」。顯然,平時我們忽略了預防精神障礙,促進精神健康的重要性;以致個人或集體的憂鬱與自殺、家庭的暴力與亂倫事件、還有許多社會問題,例如吸毒、犯罪、與色情交易等層出不窮、方興未艾,正顯示我們這個寶島「精神不健康」。

  至於如何落實預防型精神健康的政策?讓我們以三天前某警員因失戀而舉槍自盡為例,大家會問,為何他不尋求警局「關老師」諮商專線的援助?為何同事經由電子信件得知自殺消息時,未能有效協助阻止悲劇發生?其實,這是自殺防治措施仍然不健全的結果。如果,我們能給與類似警界這種高壓力與高風險行業從業人員及其親友,適當的自殺防治宣導衛教課程,指導民眾及其關係人如何自我覺察精神障礙或心理問題的存在,廻避「污名化」的傷害,而尋求醫療諮商服務與危機處理,則相信我們必能減少生命財產的損失。

  這幾天二代健保制度的改革建議為眾所矚目的國家大事。大家最關切的是健保不能破產,而且期望健保提供優良品質的服務。但是,平心而論,現有的健保制度大多僅能提供「量」的服務,而很少「質」的服務。因此,少數服務「品質」較好、視病如親、診察細心、會談時間較長的醫師較受病眾歡迎。但是這種良性互動的結果卻可能導致醫療人員過勞的危險。因此,我們的健保制度若未能兼顧質與量的要求,還有身體與精神健康兩者合一的重要性,則病家的健康將得不到適當保障。

  在精神科診療室,筆者常聽到憂鬱症患者抱怨說:「一般的醫生常常是看診兩、三分鐘就要開藥趕人。我有問題要問,他(她)卻不要我講…這樣我哪敢吃他(她)給的藥!」醫療人員往往習於對「症」下藥,無形中卻忽略病人內心世界的問題與痛苦,殊不知許多症狀只是冰山浮出水面的一小部份。治本之道顯然較為辛苦,但追求健康並無捷徑。我們衷心期望健保制度的改革能標本兼治,而且保障身心合一的健康。